国外网友论:为什么亚洲没有能比过牛津剑桥的大学?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济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集美大学教务处_吉首大学教务管理系统聊大
阅读模式

导读:在2月6日英国教育杂志《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发布了2018年的亚洲大学排行榜。新加坡国立大学位居第一,中国清华和北大包揽亚军和季军,日本只有东京大学跻身前十,排名下降1位,降至第8位。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的高等教育体系是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但是,我们的名牌大学和世界一流大学相比,差距依然很大。在2017年排行榜里,中国只有两所高校,分别是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排名第48和71位。对于我们来说,教育发展还是任重而道远!下面来看看国外网友是如何回答的!(以下不代表个人观点)

国外网友回答:

Chia(MBA剑桥商学院)

因为亚洲大学没有足够多的知名校友来宣扬母校的名声,不过很快就会有了。教出过许多名人大亨是著名大学的基本特征。许多家长和学生申请这些大学是因为他们想走这些知名人士走过的相似的道路。

如果你申请斯蒂芬霍金任教的大学,或者是美国总统毕业的大学,你会更容易拥有一个好的未来。至少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你和这些伟大的人有相似的起点,那么你可能有潜力和这些人一样成功。

这与亚洲大学的未来有什么关系?亚洲是一个幅员辽阔、国家和地区差异巨大的大洲,但有一个普遍的趋势和原则值得注意。

在现代亚洲,有三波创业浪潮。

第一波亚洲企业家没有大都没有受过教育。在亚洲的许多国家,没有接受过重点教育,这反映了当时在亚洲获得高等教育的困难。新加坡的陈嘉庚是个突出的例子,他在1920年达到了14亿美元的资产净值,但他只在他所在的村子的学校里读过书。

第二波亚洲企业家大部分(少数是例外)在海外接受教育。这些企业家在多数出现在战后繁荣期,属于70后。随着世界的开放,聪明而负有抱负的人越来越多地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大学的学习和人脉的机会, 并抓住了这些机会。印度首富穆凯什安巴尼就接受了斯坦福MBA教育,随后中途退出。

第三波亚洲企业家,也是正在崛起的一波企业家,是那些在本地受教育的人。第三波尤其有趣,因为它们反映了国家心理的模式转变。这些企业家往往是在国家经历了政治、经济和教育改革之后出现的。

这些人在当地接受教育,不继承家族企业,能够在全球竞争环境中白手起家建立起大型企业。可能会有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获得成功没有必要去外国的名牌大学了;本地大学的本地网络就已经足够了。成功如的伊利诺伊理工学院、新加坡国立大学和清华大学的校友们已经开始产生这样的想法: 为什么印度最好的科技学校比常春藤联盟培养出更多的企业家? 当你可以选择一个亚洲常春藤联盟时,为什么要去哈佛?常春藤大学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会退下神坛。但越来越多的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选择了当地的选择,并成为当地社区成功的榜样。

Luke Svasti(罗格斯大学)

楼上的回答很好,分析的很到位。但是,我想补充一些观点,因为我觉得虽然他和别人的回答都很有力,但并不能完全解答这个问题。他们解答了为什么亚洲的大学可能打败牛津剑桥大学或常春藤大学,但他们并没有解决你的第二个前提所产生的矛盾——鉴于东亚历史上的丰富的教育遗产,逻辑思维教育应与其对等。

简单的回答就是:总的来说,我认为西方的教育倾向于允许和支持批判性分析思维,以及通过使用苏格拉底式的教学方法来解决更有创造性地问题解决。我记得在我19岁的时候,我面临着报考大学抉择,我试着去咨询一些高年级学生(他们的专业都是我感兴趣的专业,比如政治科学和历史)。他们关于亚洲教育的回答是:虽然教的很好,但有一些“话题”只会草草一笔带过——而且这些课程普遍考的都是死记硬背的内容,老师课上讲的东西也大多由他自己领导。很明显,这样的方法对自然科学可能效果不错,但是对于社会科学来说,这样的方法并不是很有帮助。

上述所说只代表我个人经历,但总的来说,亚洲教育和教师的教学法里并没有强调批判性思维。在研究新点子时,批判性思维是非常非常必要的。许多东亚大学都注重培养“数据”;也就是说,关注并提升排名系统的可量化的方面来增加自己的排名。其次,死记硬背很快成会被淘汰。今天,教育的重点是管理技能、行政工作和资源管理。西方的大学,就当代的性别观念、工作能力培养、课程喜好程度和文化变迁进行着探讨,非常适合培养学生,而我的观点是,大多数亚洲大学都不是这样。这并不是说亚洲的大学或教师在现代世界中没有立足之地,而是说比起这种批量生产学生计划性的教育方法,我们应该重新评估现代大学应该怎样在社会中扮演合适的角色。

不过,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讨论和控制。首先,“教育”的概念在东方与西方完全不同。从表面上看,教育的目的是创造一个良好的公民和劳动者——一个能够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人。但如果你认为东西方社会是如此不同,那么他们的教育体系自然也就不同了。在某种程度上,你的问题是在拿苹果和橘子比较。但是,排名系统试图将大学从世界各地的大学中引入,这样读者就能感觉到有共同的特征。很有可能,但这有点像将丰田凯美瑞与日产GTR相比较。两者都能开得很好,但它们是完全不同的车子。牛津与清华可能在纸上比比,但它们是如此不同的学校,任何可计量方面的差异都是没什么可比性的。

第二件应该讨论的事情是,整个世界都有过西方殖民历史——确切地说,这个世界是讲英语的世界。如果美英文化和经济体系形成全球“规范”,那么他们最好的大学也将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学排名在本质上是循环的,因为他们培养出的大学生,能够在这种文化“规范”中表现最好。如果英美文化是“规范”,那么自然他们的大学从起点就已经有了很大的优势。

我不知道亚洲的大学是否需要与牛桥或常春藤竞争。对于不同的文化来说,学校体系也迥然不同。这不一定是坏事。我认为印度的伊利诺伊理工学校是实用功能主义的一个很好的例子。然而,恐怕上不了《纽约时报》的百大名校榜。我个人的观点是,牛津剑桥和常春藤学校(以及大多数西方学校)的一些方面如曝光度、批判性思维发展和创造性确实很难被超越,虽然可能在某些榜单中其它的亚洲学校排名超越了,我依然认为他们的批判性思维不如我们。

关于教育还有很多能说的内容,但我希望我这是一个足够完善的答案。

Anirudh Ramachandran Kadayam

曾几何时,亚洲繁荣昌盛,各机构为了教育而传授教育。现在,教育在亚洲很重要,但只有那种“有价值”的教育。在过去的200年里,哈佛和牛津大学已经成为富人和学者扩展他们思想的地方(人们可以争辩说这正在改变,但这是普遍的事实)。所以你必须重新考虑关于亚洲的假设,因为那里的教育不受重视。金融稳定是有价值的,某些形式的教育也是同样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