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荣超、杨玉仙:他们的爱心,寄托了孩子们的希望 新闻频道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济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集美大学教务处_吉首大学教务管理系统聊大
阅读模式

   近日,在希望工程实施 30 周年之际,陈荣超、杨玉仙夫妇在家中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专访。中国青年网记者李川 摄

   中国青年网北京 12 月 10 日电 (记者 李川) 69 年前,他们是解放军 62 军的战士,恰风华正茂,为解放雅安浴血奋战; 30 年前,他们从岗位上退休,在花甲之年怀抱初心,开启了一段偕行希望工程的路途; 19 年前,他们重返雅安,在古稀之年用历经 10 年存够的 20 万元捐建一所希望学校;而今,在希望工程启动 30 年后的今天,他们又在耄耋之年践行“三年计划”,将爱心继续倾注进希望工程。

   他们是陈荣超、杨玉仙夫妇。风华正茂时,他们参军入伍保家卫国,为革命事业倾力奉献 40 载,雪鬓霜鬟时,他们省吃俭用捐资助学,为希望工程播撒爱心 30 年。

   陈荣超、杨玉仙夫妇与希望工程的故事,还要从 1989 年讲起。

   1989 年,正是希望工程发起实施的日子。

   那一年,在革命岗位上工作了 40 年的陈荣超、杨玉仙刚刚退休。

   “感恩党,感恩解放军,感恩人民,我们想继续我们的初心。”怀着感恩的初心,陈荣超最初和老伴儿杨玉仙商量资助家境贫困的失学孩子,但偶然在电视上看到一条关于希望工程的公益广告,改变了二老的想法。

   那是一张大眼睛女孩的照片,眼神中流露着对于上学的渴望。

   陈荣超、杨玉仙被深深触动了,他们决定捐建一所希望学校,让更多家境贫困的孩子受益。

   “我们一了解,捐建一所希望学校,个人至少需要捐资 20 万。 20 万,对于我们而言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陈荣超回忆说。

   工作 40 年,陈荣超、杨玉仙辛苦攒下的存款也不到 10 万元,距离 20 万元,还有着巨大差额。

   然而,既然下定了决心,陈荣超、杨玉仙没有动摇、退缩。“再苦再累也要把学校建起来。”杨玉仙说道。

   近日,在希望工程实施 30 周年之际,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授予陈荣超、杨玉仙“突出贡献者”荣誉证书。中国青年网记者李川 摄

   从那时起,本该颐养天年的宽裕生活,因为省吃俭用攒钱,变得异常拮据。

   面对每月几百元的退休工资,为了加快存钱速度,陈荣超应聘到一个乡镇企业,赚着每天 4 元钱的工资,杨玉仙则返聘原单位 5 年,一点一点存起爱心款。

   “存钱不容易,因为当时还不知道能不能实现这个心愿,也没对别人讲。”杨玉仙说,那时去上班,就是带个馒头就咸菜,大人的衣服改小了再给孩子们穿。

   对于陈荣超、杨玉仙夫妇的“抠”,无论是同事朋友,还是邻里亲戚,虽看在眼里,却始终无法理解。

   而这一切,只有两位老人心知肚明,他们为的是一个藏在心底的愿望。

   攒够 20 万,对于陈荣超、杨玉仙而言,这的确是一场意料之中却又意想不到的持久战、攻坚战。

   意料之中,是因为 20 万元数额巨大,需要积沙成塔;意想不到,是因为积攒的过程曾遭遇几次“困境”,差点功败垂成。

   陈荣超将其总结为“三个难关”。“一是因为数额巨大,那么多钱怎么来,我们想了很多方法去解决。”陈荣超说,另两个难关则来自于家庭的变故。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陈荣超、杨玉仙夫妇儿子因病下岗,秉持着“大家小家都要顾”的原则,两位老人从自己身上挤出生活费用来补贴照顾孩子,既帮助孩子治好病,又找了临时工作,接济他们渡过难关。

   1999 年, 20 万元终于胜利在望。然而,这一次,陈荣超突发大面积心梗,倒在了病榻上。

   卧病在床,虚弱的陈荣超叮嘱照顾自己的老伴儿,不许取出存给希望工程的款项,并留下了人生第一份遗嘱:遗产捐献希望工程,遗体捐献医学研究。

   陈荣超说,这是他作为一名老党员的最后一笔党费。

   终于,经过一番抢救,陈荣超与死神擦肩而过,转危为安。陈荣超说,他患病时曾感觉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病好后则要“不待扬鞭自奋蹄”。

   闲暇时,陈荣超、杨玉仙会经常翻看孩子们给他们制作的相册。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川 摄

   2000 年,是雅安市解放 50 周年。对于这片曾经战斗过的地方,陈荣超、杨玉仙怀有深深的眷恋之情,称为他们的“第二故乡”。

   陈荣超回忆说,在解放雅安的战斗中,他不幸染上恶性疟疾,发热时高烧不退,发冷时又全身抖个不停,是负责照顾他的老乡何婆婆为他端水送饭、喂汤喂药,经过悉心照料,硬是将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对于老区人民的感恩之情,数十年没齿不忘,也促使陈荣超、杨玉仙将心回馈。

   于是,通过四川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四川省雅安市地方政府的协助,陈荣超、杨玉仙将首所希望学校选定在雅安市芦山县龙门乡一个偏远的山区。

   经过数月紧张施工, 2000 年 10 月,一栋 1700 多平方米的崭新四层教学楼落成于邛崃山麓、青衣江畔。

   落成典礼那一天,一个孩子抱着陈荣超哭泣道,“爷爷奶奶,今后我们再也不用在不避风雨的教室里上课了。”听着孩子的哭诉,陈荣超、杨玉仙也是热泪盈眶。

   新学校命名为“晨阳希望学校”。陈荣超说,校名的寓意,其一是指早晨的太阳,代表希望,其二是取自陈荣超、杨玉仙的姓氏谐音,以作纪念。

   完成了捐建希望学校的心愿,陈荣超、杨玉仙却并没有停下倾心倾力希望工程的脚步。时隔 5 年,两位老人再次拿出刚攒够的 20 万元,在内蒙古乌兰浩特市义勒力特镇捐建了第二所晨阳希望学校。

   从 2006 年起,陈荣超、杨玉仙夫妇开始着手捐建爱心书屋。陈荣超说,“捐建爱心书屋周期不用等那么久,每攒够两三万元就能建一个,我们会根据需要选购 3000 册图书。”

   如今,在老少边穷地区,在长征路沿线,陈荣超、杨玉仙已经捐建了 39 所爱心书屋。

   而迄今为止,两位老人已经累计捐资 130 余万元,先后资助 48 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为了播种希望,他们几乎倾囊捐赠了一辈子的积蓄。

   老区孩子们给陈荣超、杨玉仙写了很多祝福卡片。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川 摄

   陈荣超、杨玉仙还不顾年迈定期回访。今年 8 月,两位老人刚刚返回芦山晨阳希望学校一趟,去了解学校建设,奖励优秀师生。

   杨玉仙说,芦山晨阳希望学校,自挂牌以来他们已经回访了 28 次,位于乌兰浩特的晨阳希望学校,也去过了十几次。 39 所爱心书屋,他们回访了 20 所, 19 年间,共奖励教师 90 余名、学生 600 余名、学生家长 100 余名。

   时光易逝。伴随着希望学校和一座座爱心书屋的建成,是两位老人渐趋年迈。

   为了未来不留遗憾, 2018 年,已近 90 高龄的陈荣超、杨玉仙在党的生日那一天制定了新的“三年计划”,以迎接 2021 年建党 100 周年。

   “三年计划”中这样写道:为四川凉山、甘孜和雅安等地八所学校捐建爱心书屋,计划捐书约两万册;回访十四所建有爱心书屋的学校,奖励读书之星、优秀学生、书香家庭和模范家长;以“喜迎建党 100 年,深情颂党恩、坚定跟党走”为主题,同学校党员、入党积极分子、师生代表互动,用我们入党 60 多年的亲身经历和大家交流;采用多种形式,在当地进行“我的家乡谁解放、当好革命接斑人”的传统教育……

   陈荣超说,制定“三年计划”的根本目的就是“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多年来,陈荣超、杨玉仙先后 获得中华慈善奖、首都十大公德人物、全国军休系统先进军队离退休干部、北京榜样等多项荣誉。中国青年网记者李川 摄

   如今,在陈荣超、杨玉仙夫妇与老区孩子们之间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在老人家里,珍藏着孩子们为老人制作的一本本相册和一封封书信,照片上的镜头记录着一个个温暖的瞬间,书信上的文字则承载着孩子们的感恩和祝福。

   一次,芦山晨阳希望学校的孩子们来北京看望陈荣超、杨玉仙,特意从田地里摘了新鲜的棉花和野花,扎成花束送给老两口。

   看到野花很快干枯了,两位老人就用塑料袋把花包了起来,“这是孩子们的心意,得好好保留。”陈荣超说。

   难能可贵的是,陈荣超、杨玉仙的言传身教也深深影响着儿孙们对于希望工程的了解和参与。

   “我的两个外孙女放假经常回来看我,我会带着她们俩一起去看望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杨玉仙说,孩子们在艰苦环境下依然渴望读书、渴望知识的精神,让外孙女深深为之感动。回家后,外孙女主动将自己积攒的零花钱寄过来,捐给希望工程,传递爱心。

   如今,希望工程走过 30 年,陈荣超、杨玉仙夫妇也尽己之力投入、参与了 30 年。

   今年 11 月 20 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寄语希望工程时强调:全党全社会要继续关注和支持希望工程,让广大青少年都能充分感受到党的关怀和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努力成长为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对此,陈荣超、杨玉仙夫妇深有感触。“前 40 年保卫国家,后 30 年播种希望,除了物质上资助孩子,更多是要做好传承,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后继有人。”陈荣超说,“在入党申请书上曾有一句话: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责任编辑:高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