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同事精子造人 生娃后我爱上了他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济南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集美大学教务处_吉首大学教务管理系统聊大
阅读模式

上海陈女士讲述:

  我1983年出生,今年32岁。因为父母的工作都很忙,我从很小开始就会自己照顾自己,所以我是一个很独立的女生,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我都可以靠自己打理,我认为只要将来的薪水能够养活自己,我就根本不需要结婚,再加上看到身边太多的女性朋友被男人伤害,我更加不屑给自己找个老公。但是我很喜欢小孩,我很想要一个只属于我自己一个人的小孩儿,跟其他人都无关。我不知道我这个想法是否靠谱。

  2001年,我考上了复旦大学,大学毕业以后我就被上海一家上市外企聘用了。我在公司工作很努力,到2010年我终于坐稳了运营总监的位置,在我觉得自己的物质生活得到保障之后,我开始计划生一个小孩丰富一下我的精神生活。

  其实我身边并不缺少追求者,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界太高,这些人我都看不上。我的闺蜜让我去精子库“求精”,我更加不相信那些精子的质量。所以这个事情一直没有落实。

 直到2013年八月份,美国总公司那边派到上海公司来了一位叫贺轩宇的同事,我忽然心动了。贺轩宇1980年出生,他的父母都是美籍华侨,所以他从小在美国长大。他是否单身,在美国有没有家庭或者女友这些,我都没有问,他也没有告诉我。在见到贺轩宇的第一眼,我就把他纳入了我孩子父亲的候选人行列,他身高184公分,长相帅气,斯坦福大学双学位毕业,我相信他能给我孩子最好的基因。

  不过我刚开始和他接触的时候仅仅只是单纯的工作上的来往,慢慢的,我们发展成了朋友。我想是时候要和他挑明了,于是在2013年的圣诞节我把他约了出来。我并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开门见山地告诉了他:“我不想和他结婚,只想向他借精。”

  他听后并没有惊讶,因为这种事情其实在美国那边不算什么,他还很感谢我瞧得起他,可能我长得还算个美女吧,他于是很爽快地就答应我了。我问他需不需要签个合同保证我以后不会用孩子威胁他做任何事情,他说不用。

去年的2月初,我和他同居几次后,就怀上了他孩子,得知这个消息的贺轩宇像个父亲一样的兴奋,他知道我的父母不在上海,就租了房子,他说这样方便照顾我,我们开始同居生活在一起了。

  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那种体贴,我所有的孕妇用品全是他上网查资料找最好的牌子的买给我用,每一天都给我制定孕妇餐。为了做好胎教,我睡前都会听一些钢琴曲,有一次我枕着他的手臂睡着了,没想到他怕惊醒我,就保持着一个别扭的姿势睡了一整个晚上,我知道他第二天全身都在痛。

  我很清楚,他来中国只呆一年,去年的八月份他就要回美国,但是我对他的依赖和不舍越来越强烈,我知道我爱上他了。可是他对我可能只是责任和义务上的关爱吧。八月份很快就到了,贺轩宇看我才怀孕六个月,就向美国那边申请多待半年,他想照顾我到孩子出生,他就这样一直很细心地照顾我到我分娩。

2014年12月3号,我和贺轩宇的孩子终于出生了,是个男孩儿。因为我怕我父母不会接受我做单亲妈妈,这些事情我一直瞒着我的家人。生完小孩又只能靠贺轩宇照顾我了,医院的护士医生都以为他是我的老公,我没有否认,他为了顾及我的面子也没有否认。

  出院之后,贺轩宇就一直在照顾我们娘俩,看得出来他也很喜欢这个孩子,很喜欢逗孩子玩 。今年的三月初,他回美国了,我送他去机场,在机场我说出了内心的想法,告诉他我爱上他了,想和他结婚在一起。但是他脸上尴尬的神情告诉了我他的答案,最后他只说了一句:“照顾好自己。”我也并没有强求。

  从机场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忍着,到家之后,我支走了保姆,抱着我和贺轩宇的孩子痛哭起来,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在折磨自己,等他真正离开了我才知道我爱他已经到了多么深的地步,才知道离开了他的我是多么脆弱无助,原来这么多年来发誓独身的我都是在假装坚强。

  孩子一天天长大,我觉得他越长越像贺轩宇,我每天看着孩子,心里都在思念着他,在美国的贺轩宇偶尔会打电话给我问候几句,我也会发孩子照片给他看,只是他一直没有提我们之间的事情。马上就到孩子一岁的生日了,贺轩宇说想来上海给孩子过生日,但却一直没有和我说他同意和我结婚,自尊心很强的我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他。

  记录:叶朵丽 知音编辑:崔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