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学:社区大学如何成为世界大学?

纽约大学:社区大学如何成为世界大学?

时间:2020-03-24 14:1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纽约大学:社区大学如何成为世界大学? 学习之道

《外滩画报》供稿 文/周一妍 特约撰稿/Suki Sun(发自纽约)

散落在华盛顿广场的纽约大学是美国最大的私立大学之一。建校近180年来,纽约大学已经从一所社区大学发展成为一所世界大学。“我们培养的学生展现才华的舞台早已不再局限于一个城市,而是整个世界。阿布扎比和上海,就城市发展来说,又恰恰是全球最耀眼的明日之星和机会之都,所以在这两个地方建立分校,能更好地把我们的学生培养成未来世界舞台上需要的人才。

纽约大学的学生在参加毕业典礼。

在曼哈顿下城区,你随时可能与纽约大学相遇。

这是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它的教学楼散布在华盛顿广场的周围,方圆几英里的大街小巷,只要建筑物前插着一面印有火炬图案的紫色旗帜,它就是纽约大学。与华盛顿广场比邻的格林威治村和东村,是纽约艺术家、作家汇集之地,也是纽约最富艺术气息的地区。无论白天黑夜,华盛顿广场总是挤满了人,街头艺人各占领地吹拉弹唱,杂耍艺人或踩高跷,或跳街舞,从游客手中讨生活。广场的角落,常有三三两两扛着摄影机的年轻人,那是纽约大学 Tisch 艺术学院的学生在拍摄习作。

“这是一所符号感很强的学校。”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评价说,“你可以说纽约大学在曼哈顿,也可以说曼哈顿在纽约大学。纽约大学给曼哈顿带来很强的文化气息。”

E.B 怀特在《那就是纽约》里写道:纽约是一个浓缩的竞技场。它将不同民族和种族都压缩在一个小岛上。曼哈顿岛无疑是地球上最壮观的人类聚居地。

而纽约大学的学子,就像是这个竞技场里的“角斗士”。

纽约大学电影研究系副主任张真教授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评论说,在纽约大学,除了学习“批判性思维”之外,也学习“解决问题”的能力。比如纽约房价高昂,很多学生需要自己租房,每日来回通勤,这也是生存能力的考验。

纽约大学拥有超过5 万名学生,是全美最大的私立大学,但奖学金却少得可怜。根据《纽约时报》报道,一家非营利机构调查显示,平均每一个纽约大学本科毕业生欠款 3.5 万美元,这个数字,是哥伦比亚大学学生的两倍,哈佛大学学生的三倍。于是,白天上课,晚上兼职,寒暑期留在纽约打工实习,成为纽大学生的常态。

跟康奈尔大学、达特茅斯学院等位于偏僻小镇或封闭山谷不同的是,多元化的纽约大学没有默认的行为准则。这里不是白人至上的世界,也不崇拜精英,更像是一所平民大学。在美剧《 绯闻女孩》里,来自上流社会以女王姿态自居的富家女布莱尔,进入纽约大学后显得手足无措,而来自布鲁克林的穷小子丹,却因朴实的个性和文学才华成为大学社交圈的宠儿。

纽约大学著名校友名单里,包括了奥利弗•斯通、李安、安吉丽娜•朱莉、Lady Gaga、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艾伦等。在最新的US NEWS和《 泰晤士报》全球高校排名中,纽约大学分列第 43 位和 41 位。而《普林斯顿》评论在 2004 年至 2007 年将纽约大学评为美国高中毕业生最想进入的大学第一名。

“我的很多朋友去了有草坪和树木的魅力校园。但对我来说,纽大却是我的梦想发生地。”纽约大学电影学院毕业生大卫•莱文斯基评价说。

有火炬图案的紫色旗帜是纽约大学的象征,它来源于自由女神像手中的火炬,代表了学校位于纽约市。

“自助餐”式学习

纽约大学教授团队的特点,就是客座教授多。据《纽约时报》报道,纽约大学的客座教授或兼职教授,占到全部教授团队的 50%,而在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这个数字只有 20%。

据悉,美国普通文理学院的师生比为 1:8,而纽约大学为 1:11。由于没有校园,师生关系并不亲密。

2009 年毕业于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朱非一回忆说,有一回他在上苏珊教授的《商业沟通》课程时,教室里突然警铃大作,每个学生都收到一条短信,通知教学楼发生火警,所有人必须撤离。在不到 5 分钟时间里,所有师生都撤到了对面的华盛顿广场。

苏珊教授双手一招,淡定地把三个十多学生召唤到她身边,立刻又开始讲课。她的声调没有因为旁边的非洲手鼓或吉他弹唱而有丝毫提高,她的动作也没有因为身边的街舞艺人变得夸张。她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这个喧嚣世界,她只是在自己的教室里,跟学生聊她感兴趣的话题。

那天,苏珊祝贺朱非一的演讲获得成功。“我其实是在模仿您的演讲风格”。朱非一说。

“难道这不也是你自己的风格吗?”苏珊不假思索地反问。

那场阳光下的“心灵对话”,是朱非一和苏珊唯一一次在课堂外的交流。“苏珊和我有幸结识的纽约大学导师们一样,并不轻易走进你的生活。他们有自己的人生,不为任何人停留,但在与你相遇的那一刻,给你他们全部的精彩。”

校长约翰•塞克斯通(John Sexton)并不非常认同“师生关系冷漠”这种说法。

“有校园可能会让有些人觉得比较容易创造出‘社区感’,但学生之间、师生之间真正深层次的交流和沟通,是否一定需要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校园才能实现?”塞克斯通对《外滩画报》说,“每个人是否可以走传统校园给人创造出的舒适区域,去主动建立以学术、兴趣为基础的小社区和微型社区呢?纽约大学反而提供了一种环境,让你去冲破一些固有的框架。”

塞克斯通的办公室就在纽约大学图书馆的顶楼,他的家也离学校很近,所以他经常会碰到很多学生。“我个人觉得最容易也最力所能及的事情就是:只要你愿意,我就能给纽约大学学生一个拥抱。”

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的这天下午,他在图书馆门口听见有人大声叫他的名字,一个中国女孩正巧从出租车下来,她已经从纽约大学毕业,但是她说在学校期间,没有机会和校长拥抱,今天正好找到机会“补抱”一下。

“我们的教授给予知识,却不会扶着你成长。他们希望学生更独立。”斯特恩商学院院长彼特•亨利(Peter Henry)在上海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

不少纽约大学学生也告诉《外滩画报》,纽约大学的教学模式,更像是“自助餐式”的学习,而美国大部分文理学院的教授则更像“营养师”——他们在学校里随时与学生擦身而过,时而在同一个咖啡馆相遇,学生很容易耳濡目染,吸收到他们的“养分”。

斯特恩学院最知名的评论人“末日博士”努里埃尔•鲁比尼 (Nouriel Roubini)就是“自助餐式”教学法的代表人物。

朱非一回忆,2007 年初,当鲁比尼尚未预言 2008 年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他还是纽约大学一名普通教授,主要教授的课程是他的专长:拉美经济。

他记得第一次进入鲁比尼的课堂,还着实吃了一惊:眼前的教授头发蓬松,上身穿着西装,下身却穿一条宽松的牛仔裤。上课的时候,这位操浓重意大利口音的教授,说着很简单的英语词汇,整堂课一个人从头讲到尾,说话间没有逗号、句号。通常,一堂课他只留给学生几分钟的提问时间。

“这是一个不靠风度,靠内容的教授,可以把一个经济问题说得很简单。”朱非一评价说。在纽约大学,有一个教授评分体系,最高分为七分,当时的鲁比尼是“六分教授”。“这说明同学们对他的教学风格是很认可的。”

华盛顿广场上著名的凯旋门,也是纽约大学的标志性建筑。

纽约大学和纽约精神

2009 年,斯特恩商学院院长彼特•亨利放弃在斯坦福大学的“平静的学者生活”,全家搬来纽约。没过多久,他说服了在斯坦福的同事、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也加入斯特恩的教师队伍。

这位牙买加裔美国人说:“经济学家都知道,生活充满着权衡。而我用一座漂亮的后院和阳光,换来的是曼哈顿令人振奋的学术活动。”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在全美排名前十,其中的金融学在全美排名数一数二。对于金融学家来说,在华尔街上完班,下班后去纽约大学演讲两小时,并不十分费事。正是这得天独厚的条件,2008 年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学校轻易邀请到“金融大鳄”索罗斯和前美联储主席、纽约大学校友格林斯潘前来讲座。美联储货币政策首席经济学家、高盛首席风险官等,也时常成为学校的“座上宾”。

华人教授张真在纽约大学 Tisch 艺术学院工作了 14 年,她在接受《 外滩画报》采访时表示:“在纽约,我可以更好地做自己,所以选择留下。”在此之前,她是一位漂泊的旅人,上世纪 80 年代在复旦大学新闻系肄业,后赴瑞典学习电影制作和电影学,之后在日本留学生活过,1991 年获爱荷华州立大学比较文学硕士,1998 年在芝加哥大学获博士学位后在斯坦福完成一年博士后研究教学。

1999 年,她进入纽约大学。当外来观光客对纽约人还留有“粗鲁、嚣张、人情淡漠”的印象时,而和纽约城度过两个“七年之痒”的张真,看到的还有纽约的另一面:务实,谦卑,永远向前。“每个城市都是多维度的。纽约‘换血’频繁,优秀的东西也在不断刷新。”

身处纽约这个超级“名利场”,凡事都要全力以赴。纽约大学的校训“坚持与超越”(Perstare et praestare)激励着每一个人。

“作为少数族群一员,又是女性,太软弱不行,太强硬也不行。”张真坦言,获得纽约大学终身教授的职位,并不容易。

今年秋季,在张真的倡议下,将在纽约大学启动一门名为“亚洲电影媒体”的本科辅修专项课程,以泛亚电影比较研究为主。她的意向书在纽约大学得到响应,包括文理学院在内的各大学院也纷纷给张真推荐相关的授课老师。“这个专项能顺利通过,跟纽约有着很大关系。”她分析说,在美国,一些传统大学比较保守,对大众媒介流行文化看不上眼,甚至很排斥。但纽约大学 Tisch 艺术学院走在了前面。“不仅因为我们电影学院历史悠久,而且纽约本身就是电影的诞生地之一。”

事实上,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纽约大学就给予教授团队足够大的弹性空间,鼓励教授开创新课程或者研究一个崭新的领域。为了吸引更多人才,纽约大学没有采用很多公立学校教师薪酬与排名挂钩的制度。同时,它们用高于同一学院正教授的薪酬来吸引一名副教授。

1985 年,纽约大学开始系统地思考招募“新兵”这个问题。来自美国一流文理学院汉密尔顿学院(Hamilton College)的苏格兰教授杜肯•赖斯(Duncan Rice)受当时校长之邀,担任学校人文学院院长,并负责招聘工作。同年,赖斯听说纽约大学神经科学方面的一位生理学专家安东尼•莫夫肖将被麻省理工挖走。

“这让我在思考我们如何可以说服他留下,如果我们成功了,我们如何通过他去吸引他这个领域的杰出人才。”赖斯说,“我知道神经科学是生物医学领域扩展最迅速的部分之一,人们把这作为‘大脑十年’研究计划的一部分,这似乎是建立一个强有力的神经科学研究中心的时机。”

最终,赖斯成功说服莫夫肖教授留下,并建立了一个神经科学研究中心,给予他一个不同寻常的机会去招募 10 位教授并且致力发展这个中心。

十年时间,纽约大学神经科学研究中心已成为世界知名的从事人脑理论研究与实验的中心。

纽约大学的学生食堂。

从“社区大学”到“世界大学”

纽约大学的成长史,与纽约城市的发展密不可分。

1831 年 4 月 18 日,纽约大学是由托马斯•杰斐逊总统时期的美国财政部长艾伯特•加勒廷以及一群热爱教育的纽约市民建立。当时的校名是纽约市大学(University of the City of New York)。建校时,这所学校的定位,仅仅是一所社区/城市大学,校徽中包括一把火炬,它来源于自由女神像手中的火炬,代表了学校位于纽约市。校徽中的人物与花环,以及紫色则象征着雅典,古希腊知识与智慧的中心。

次年,第一届学生在位于市政厅附近临时租用的教室里开课。1835 年,学校规模在华盛顿广场附近逐步扩大,先后建立了法学院和医学院。

在纽约大学的历史上,曾有一次“主动出走”和“被动回归”。1894 年,随着纽约市对北部上城区的开发,纽约大学购买了布朗克斯区的一块土地,并将包括文理学院与工程学院在内的大多数院系迁移到布朗克斯,建立了新的校舍,在曼哈顿下城只保留了法学院和少数研究室。

然而,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金融危机沉重打击了纽约市政府,并波及到了包括纽约大学在内的多家教育机构。

1973 年,为了避免学校陷入财政危机,纽约大学不得不将布朗克斯的校舍出售给了纽约市立大学,将工程学院出售给了理工大学,并逐步搬回华盛顿广场附近的校舍。

1984 年到 1994 年,纽约大学迎来了发展的黄金十年。十年间,学校完成了融资 10 亿美元的计划。那段时期,CSC 电视网主席劳伦斯•狄徐(Laurence Tisch) 和他的兄弟鲍勃•狄徐(Bob Tisch)给母校的艺术学院捐赠了 3000 万美元,他在 18 岁时就从纽约大学毕业,后就读沃顿商学院。另一笔巨额捐款 2500 万美元同样来自校友、美国商人 Leonard N.Stern。学校用这笔钱增强了商学院的实力,并在华盛顿广场附近盖了一栋新楼。

时任校长劳伦斯•奥利弗(Lawrence Jay Oliva)评价说:“纽约大学正在从社区性大学向世界性大学转变。” 劳伦斯•狄徐(Laurence Tisch)称,纽约大学是纽约这座城市的锚,如果算上医疗中心,它是纽约市提供最多工作岗位的机构。

《纽约时报》评论认为,纽约大学的崛起融入了城市自身的崛起,尤其是附近格林威治村迅速发展。当时,格林威治村已逐步成为全世界艺术家和创意家汇集的中心。著名的纽约创意园区苏荷区正是位于此地。

劳伦斯•奥利弗的继任者、现任纽约大学校长约翰•塞克斯通同样也是一位“筹款大师”。他于 1981 年加入纽约大学法学院,1988 年担任法学院院长,2001 年 5 月 8 日被任命为纽约大学第 15 任校长。美国《商业周刊》2010 年报道,塞克斯通的年薪约为 130 万美元。

校董事会没有看错人。2008 年,纽约大学实现了高等教育史上最大的一次融资计划,最终实现了 30 亿美元的融资,超过了 25 亿美元的预期目标。2009 年,尽管遭遇经济危机,纽约大学仍然实现了每天增长 100 万美元的融资水平。

美国慈善家凯瑟琳•雷诺兹回忆说,几年前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塞克斯通得知她的雷诺兹基金会给哈佛捐赠了 1000 万美元后,邀请她来纽约大学坐坐。在一间放眼望得到华盛顿广场的办公室,塞克斯通邀请她加入纽约大学董事会。

“这是纽约大学!”雷诺兹回忆塞克斯通当时说这句话时,这位激情洋溢的校长甚至张开双臂。“难道你不爱它吗?”

“我该爱它什么?”雷诺兹 回答。

塞克斯通看起来有些泄气。那一天,雷诺兹拒绝了塞克斯通的邀请。

接下来,每隔几个月,塞克斯通跟雷诺兹一起午餐时都会提出自己的雄心壮志。一年之后,雷诺兹宣布加入纽约大学董事会,并从个人基金中捐出 1000 万美元。

2009 年,《时代》杂志评选塞克斯通为“十大最佳校长”。比前任更进一步的是,塞克斯通上任后一边筹款,一边着手建设属于纽约大学的“全球教学网络”。目前,纽约大学已经成立了十多个海外学术中心。“这将会是一所世界性的大学。”

2009 年,纽约大学第一所海外分校阿布扎比分校宣布成立。2013 年秋季,上海纽约大学第一届新生将正式入学。

与此同时,纽约大学的内部城市扩张也在进行。根据学校公布的“2031 计划”显示,学校将在 25 年内扩展 600 万平方英尺的空间,其中三分之二作为学术和学生服务空间,三分之一作为教师的经济适用房和本科生、研究生、专科生的宿舍。

请继续关注《外滩画报》对纽约大学校长约翰•塞克斯通的独家专访

相关站内资源

MOOC学院

学习之道关注教育信息和学习方法。投稿:o.6180339@gmail.com